那不勒斯美术学院读研:我的青藏之旅,有夢相隨

那不勒斯的黎明 www.rlibas.com.cn 2019-09-06 15:35:19 來源: 泉州企業家雜志

0瀏覽 評論0

我的青藏之旅,有夢相隨

文/吳雨

我的青藏之旅,有夢相隨

人們都說,西藏是一輩子至少要去一次的地方。每個進藏的人,或因公或因私、或因身體或因心情,都會有不同的進藏體驗。有的如魚得水毫無違和,有的一來即回有緣無份。

不論是日光城令人卻步的紫外線,還是高原稀薄的空氣,幾難幸免的高原反應,都讓我對初次西藏之行不敢抱太多的幻想。我好頭痛,那年在紹興佇足,就因不能吃止痛藥以致頭痛難忍,那感覺至今記憶猶新。何況是去青藏高原!我擔心頭痛會讓我半路折返,再加上不自量力扶老攜幼同行,更是憂心。所以,只求平安進出,不求驚喜奇遇。

于是,小心地將這次入藏定為初探之旅,選擇的也是相對穩妥的西寧入、林芝出的線路。

首站青海,哪怕是蜻蜓點水,也是一定要去青海湖看看的。這個季節,高原的油菜花開了,黃澄澄的一片,和碧色的青海湖交融于水天之間,一定是很美的。攻略中曬出的照片,讓人有了先入為主的印象。但不管怎樣,當你親臨,當從飛馳的車上遠遠地看到一線深藍、一片深藍時,你還是會忍不住贊嘆道“太美了!”。那么浩渺的水面,出現在西北荒原之上,這樣的反差,是生活在南方濱海的人們難以想象的。所以,當那一汪一望無際的湛藍湖水毫無保留地出現眼前的時候,我還是深深地驚嘆了。其實青海湖于我,也是一種相思的所在。在湖邊,一句話縈繞于心:“我在你來過的地方想你,卻不能告訴你。”我不遺憾。在平靜終將代替沖動的年代,心有一念總好過麻木。僅此,我也感念。

帶著這樣的感念,我登上了夜行的青藏線,順帶著有些輕微的高反。要向 5000 多米的高原進發,還有更嚴峻的挑戰在等著我,看著一如平常的孩子和父親,我不敢聲張我的擔心。只在心里默念,放松放松,一定能熬過去。來上一片止痛片權作安慰劑,伴著火車的嘈雜聲,迷迷糊糊之間,我居然睡著了。夜里 2 點,如臨大敵般醒來一次,也順順利利地再次入眠,阿彌陀佛!

這簡直是僥幸,幸免于難的僥幸——可怕的高反,似乎不太喜歡我,真是幸運。我如釋重負。誰曾想,在這樣的幸運之中,還有更大的驚喜在等著我——那么沉重的一夜,睡醒之前,我竟真真切切地夢到了一個人。

夢里的情形是那樣的清晰、真實,夢中的人又是那般的親切、溫柔,一舉一動,一說一笑,甚至連我的欲言又止的矯情心思也清晰記得。更不用說,夢中人不溫不火的相待,一切的一切,細微可感。帶著這樣的夢境,我醒了。

恍惚間,我驚訝極了,在這條我一生可能只會行走一次的天路上,冥冥之力竟將心底之人呼喚出來,給我想都不敢想的驚喜。我只能相信,這是一條天路,一條與心靈相通的天路。我感懷這樣的恩賜,謝謝這冥冥之力的深深眷顧。令人憂心的高原,竟對我如此寬待。

眼前,一會荒原,一會雪山,一會高原草場,一會長湖相伴,或山或水,或晴或雨,看著與平日里完全不同的風景,我還在琢磨那頗為詭異的夢。就這樣一路到了拉薩。

拉薩,是一座圣城。我們還將到訪的羊卓雍措湖是一個圣湖。被詭異激活的我,竟動了莫名的心思,既然西藏如此靈異,看看能否再借這神通之力,繼續將同樣詭異的人推入我的夢里來。我想賭一賭。

說來真的令人難以置信,在拉薩的第一晚,另一個心底的人,也來到了夢里,我與之現實中存在的距離感,竟也在夢里如實反映。早晨醒來,再次驚訝的同時,我還是有些不服氣,呵呵,還有一個,難道還能再夢見不成?!我不信這個邪!

當天的行程是挑戰海拔 5200 米的羊卓雍措湖,這可是個艱巨的任務,不敢掉以輕心。顧不上夜里的夢了,我想也沒多想就出發了。

有些時候,有些事情,想不信都不行。那個我以為會出現在夢里的人,竟在 5000 多米的高原上,給我來了電話,可能一年半載都不會聯系一次的人,竟莫名其妙地沖進了我的賭局里。這下我不得不服了,西藏,真是一個靈異的地方。我該以更虔誠之心在此行游。

林芝,西藏江南。數十億元打造的魯朗小鎮,傳統又現代。小鎮有溫暖的煙火氣,卻一點也不喧囂,如果不是結伴相游,我更愿意自己一個人靜靜地漫步在湖邊小道,看著遠處的雪山、林海、閑云,聽著微風吹、細水流、飛鳥鳴,觸摸著身邊澄澈、純凈、纖塵不染的萬物,靜靜地、細細地去回味那夢境。

那夢境就和這眼前的風景一樣,美麗而有些不真實,令人神往卻難以挽留。夢有該醒的時候,這里的風景,也有該說再見的時候??刪」莧绱?,我還是想輕輕地說一聲,謝謝西藏!讓我在無望的日子里,還能擁有這樣的夢,還可以在亦真亦幻的天地一角回味這樣的夢。僅此,這一次的西藏之旅就是平生難忘了。

每個人的西藏之旅,都是與眾不同的,也都將是終身難忘的。如我一般。

生平所見的風景,都將幻化成記憶,刻入心靈深處。不管怎樣的相遇,也都將幻化成記憶,刻入心靈的深處。但愿也會有人和我一樣,在這美麗而圣潔的天路之上,能有美麗的夢從心底升起,把這段美麗的行走變成可遇而不可求的難忘。

[責任編輯:林春婷]

相關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