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那不勒斯机票:交往后就频繁借钱 泉州一女子被男友骗走近百万元

那不勒斯的黎明 www.rlibas.com.cn 2020-01-13 09:02:50 来源: 泉州晚报

0浏览 评论0

追求时嘘寒问暖,百般示好;交往时编排各种理由,频繁借钱;等诓走近百万元后就开始关机玩失联。现在她欠了一屁股的债,更面临着失业,在意识到对方跟她谈恋爱是假,骗取钱财是真,她毅然报警。近日,何小姐致电,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。

交往前他像个暖男

2018年年底,在一次聚会时我认识了小辉(化名),当时他在泉州一商场做保安,而我在同一商场的一家酒行做酒水销售。因为小辉跟我所供货的餐饮店老板是朋友关系,聚会时我们简单聊了几句后小辉就跟我说,他看到我之后,觉得我各方面都不错,要追求我。

在追求的过程中,小辉告诉我,他爸爸是做工程的,很有钱,在泉州、厦门、重庆、四川等地都有房子和店面。他表姐夫在重庆有一家上市公司,有跑车跟别墅。因为他爸爸工程接待需要酒水,所以小辉就以此为由频繁跟我联系,并且对我嘘寒问暖,经常给我送早餐。

虽然小辉跟我讲了他家雄厚的经济实力,但考虑到我是泉州本地人,小辉是四川人,担心以后他会要求我跟他一起回四川,我还是不同意交往??尚』曰故敲环牌?,2019年年初,他告诉我,他表姐准备在泉州投资1000万元做玻璃生意,让其帮忙打理。想到小辉在泉州会有自己的事业,我们可以一起在泉州奋斗,我就同意两人尝试着交往。

一交往就频繁借钱

刚开始交往时,我对他全心全意。没想到,小辉却开始频繁编理由找我借钱,并且擅自转走我的钱。

2019年3月,我发现微信里的4万元不见了,当时我很纳闷,不知钱为何会没了,所以就跟小辉说了这件事,并表示要报警。小辉听到之后,说他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,让我先别报警,他会帮我把钱要回来,没想到隔了两天之后,小辉真的把钱要了回来。后来我才知道,是小辉将我的钱转走的。钱既然已经拿到了,我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自此,小辉频频向我伸手借钱。

记得第一次借钱的时候,小辉跟我说他手机坏了,因为钱都在他爸爸手上,所以他没有钱修手机,找我借了3000元。隔天,他跟我说钱不够,我又给他3000元。半个月后,小辉跟我说他爸爸工地有个工人在医院做手术,并发来视频说工人很可怜,没钱做手术,他想帮助工人,可手头没钱,需要找我借钱。我看了那个视频后心软了,就先后转给小辉4万多元。

在随后的两三个月内,他先后以同学找他借钱、妈妈住院费不够、爸爸聚餐忘带钱、去酒店消费不够付款等名义,先后从我这里转走了119250元。

骗我能拿到低价酒

现在想想,打一开始交往小辉就已经在骗我的钱了。2019年年初,他告诉我,他表姐有渠道可以拿到低价的茅台酒,到时我就可以转手赚差价。我问他为何价格比出厂价低,小辉解释说,因为茅台酒对上市公司有照顾,他利用他表姐夫的关系拿到低价。听了小辉的解释后,我也就没再怀疑,于是开始转钱给他,让他去帮忙订货,可订购了好几次,我都没看到货。每次他都跟我说货已经订到了,再过几天就告诉我货已经卖完了,钱在他表姐手上,其间赚了很多钱,让我要加大订购量。

之后,他先后以认识茅台酒销售经理、参加酒会拿到低价、朋友开洋酒行等名义先后让我订酒。到9月份的时候,我已经转给小辉100多万元了。转了那么多钱,我几乎没看到过酒,每次我问小辉酒到哪里了,他都告诉我还在路上??赡苁蔷醯靡丫梦夷敲炊嗲?,或者是为了骗得更多的钱,其间,小辉先后给我转了30万元,说是卖酒的钱,并且给我寄来了各类酒,价值约10万元。

有一次,小辉匆忙打来电话说,他跟几个朋友聚会,喝的是从我工作的酒行拿走的两瓶五粮液,有人酒精中毒,说我卖的酒是假酒。他还发来住院单,说他朋友让我赔偿医药费12万元,不然就要报警抓我。当时我很害怕,就东拼西凑给对方8万元了事。

关机后意识到被骗

11月份,小辉说他表姐在外地开了一家超市,让我订酒放在超市内售卖,我转钱给他。刚开始,他还会发视频告诉我货已经到了,已经上架销售??擅还教?,我打他电话却发现已关机。

小辉手机打不通之后,我一下子清醒了?;叵肫鹞腋煌恼舛问奔?,我们两人没什么感情交集,几乎都是金钱往来,我渐渐发现小辉有问题。由于小辉一直不开机,我无法联系上他,只能发信息跟他说我要报警。小辉知道我要报警就开机了,可却态度生硬地说货不会给我,钱也不会退给我。原来他是一直在下套骗我。我之前没谈过恋爱,跟小辉交往也是以结婚为目的,所以对他毫无保留,现在我觉得自己很荒谬,没有智商。我先后给小辉转了120多万元,除去他还我的30万元和10万元的货物,他从我这边拿走了80多万元。如今,不仅我自己的积蓄没有了,而且我找家人、朋友、借款平台借的很多钱也一并打水漂了。

我家里人跟店里的老板知道这件事后,家里人把我骂得半死,老板也准备炒我鱿鱼。我得知,小辉拿着我的钱去KTV、买房、买车,进行各种高消费,自己过得很潇洒,而我却面临失业、催账,生活一团糟。我后悔死了,去年12月底,我毅然报警。(泉州晚报记者柯丽娟 整理 洪志雄 插图)

[责任编辑:林春婷]

相关阅读